华东15选5走势图预测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沂沭河流域的鉆石往事

2019-3-18 9:16:34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李曉娜

“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提到鉆石,多數人仍停留在國外寶石的印象里。雖然我國鉆石儲產量在世界上排名并不占優勢,已開采的鉆石礦也只有遼寧、湖南、山東等少數幾處,但關于鉆石的故事卻是跌宕起伏、精彩厚重,且多了些人間煙火、家國情愫。其中,山東沂沭河流域的鉆石故事最為引人關注,也最為傳奇迷離。有關鉆石的這段往事,我們也將由此說起。

(一)

蒙山腳下的臨沂,地處山東省東南部,古稱瑯琊、沂州,境內沂河和沭河并行南流,蜿蜒曲折,進入蘇北,是沂沭河流域的核心區域。

從地質構造上而言,臨沂地質條件復雜,地層發育比較齊全,從太古界至新生界,除上奧陶統、志留系、泥盆系、下石炭統、三疊系及中、下侏羅統,老第三系古新統,新第三系地層缺失以外,其它各期地層都有發育。其主要構造以郯廬斷裂帶為主,該斷裂帶經郯城北北向延伸,縱貫臨沂全市,以斷裂為界,臨西為魯西臺背的一部分,屬華北地臺范疇,臨東為膠南隆起的一部分,屬揚子大陸塊范疇。

地質學家認為,臨沂產鉆石與郯廬斷裂帶有關,因為郯廬斷裂帶與山東蒙陰金伯利巖巖管的形成有一定關系。我國對金剛石的正規地質勘查工作始于上世紀50年代。其中,沂沭河流域便是一個重要的找礦靶區。

常林鉆石

1965年8月,沂沭地質隊(即今天的山東省第七地質礦產勘察院)經過8年艱苦勘探,在蒙陰常馬莊發現了我國第一個金伯利巖脈“紅旗1號巖脈”,結束了我國沒有金剛石原生礦的歷史。作為我國首座金剛石原生礦,建材七○一礦也是全國乃至亞洲規模最大、品味最高的金剛石原生礦,且至今仍在正常生產經營。其出產的金剛石以無色、微黃、棕黃色為主,晶體多呈八面體和菱形十二面體。目前,臨沂市累計查明金剛石資源儲量約占全國查明總量的50%。

有人估算,在人類歷史的發展長河中,100克拉以上的特大金剛石總共不超過2000顆。有意思的是,迄今我國發現的5顆特大鉆石均產于臨沂沂沭河流域,即金雞鉆石、常林鉆石、陳埠1號、蒙山1號、蒙山5號,重量分別為281.25克拉、158.786克拉、124.27克拉、119.01克拉、101.4695克拉。那么,這些鉆石是如何被發現的,歸宿何在呢?

(二)

先來說說金雞鉆石。

山東省郯城縣李莊鎮東南5千米處有一片山丘土嶺,當地人稱其為金雞嶺。金雞嶺下,有一個尋常的北方小村莊,叫羅莫嶺村。金雞鉆石便是在這里被發現的。

那是在1937年的秋天。一天,羅莫嶺村一羅姓農民像往常一樣給自家菜園翻地、鋤草。突然,他的鋤頭被一件硬東西磕碰了一下。待將這塊硬東西從土里刨出來一看,他竟然呆住了,只見這塊石頭通體黃色透明,耀眼奪目。羅姓農民雖見識不多,但知道這一定是寶貝。

很快,羅姓農民找到寶貝的消息不脛而走,傳到了鄉長那里。心生貪念的鄉長也想將寶貝占為己有,于是一番威逼利誘之后,騙得村民交出了寶貝。

戲劇性的是,這事不久又被當地的警察局長獲知。警察局長也威逼鄉長交出了寶貝。

1938年春,臨、郯等地被日軍侵占。駐臨沂的日軍又從警察局長那里搶走了這個寶貝。而最初發現的該寶貝的羅姓農民據說只收到了800斤小麥,郁郁而終。

據傳,這一寶貝被日軍擄去后,在日軍侵華上層頭目中掀起了一場奪寶大戰,各種明爭暗斗,互相殘殺。

而對于該寶貝的歸宿有多種說法——或隨同日船“阿波丸”號沉入大洋,或被日寇帶到日本,流落日本民間,或被日本天皇得到,藏于日本皇宮;或.遺失或損毀于戰爭;或流落于亞太某國……

當然,這些都是傳說和推測。對此,后來《人民畫報》有過這樣的報道:“1937年秋,郯城縣農民在金雞嶺下地干活,拾到重281.25克拉的金雞鉆石,后被日本侵略軍掠走。”

而對于金雞鉆石比較肯定是,這顆鉆石形狀恰似一只出殼的小雞,且出產在金雞嶺上,故名金雞鉆石,是迄今我國發現的最大一顆鉆石,重281.25克拉。

生逢亂世的金雞鉆石,可謂是命運多舛。

(三)

再來說說赫赫有名的常林鉆石。

顧名思義,常林鉆石是在山東省臨沂市臨沭縣常林村被發掘的,故名常林鉆石。

時間回到1977年的冬天。這年12月的一天,山東省臨沭縣華僑鄉常林村魏振芳,與生產隊的女社員一起扛著鐵锨到田間翻整土地。夕陽西下,魏振芳挖完自己所分的地塊,剛要收工回家,忽然發現鄰近地頭上還有一片茅草沒有挖完,也不知是誰撂下的。

于是她便走過去,揮動著鐵锨挖起來。當她挖第二锨時,突然從茅草里滾出一塊雞蛋黃大小的東西。魏振芳好奇地撿起來一看,不由地瞪大了眼睛——這是一塊大金剛鉆。

驚喜不已的魏振芳捧著寶石急忙趕回家……父親那雙發抖的手托著鉆石,臉上的表情復雜,驚喜?激動?害怕?擔憂?都有那么一點點。一家人徹夜未眠,經再三商量,決定將這一大金剛鉆獻給國家。

在當地領導及有關部門的幫助下,魏家將寶貝送到了北京。

隨后,國家專業人員對這塊金剛石進行了觀察測量和稱重。當天平的指針固定下來時,在場的人一片驚喜歡呼,158.786克拉。專業人員通過鑒別認為,該鉆石屬于優質鉆石,鉆體呈現全透明狀態,顏色微微發黃,是金剛石中的極品。

當時,《人民日報》以“我國發現一顆特大天然金剛石”為題進行了報道,并稱“中科院鑒定認為,這顆金剛石發現在太平洋兩岸我國的深大斷裂帶上,對于地球科學研究,尋找原生礦,以及研究天然金剛石的形成環境等,都具有重要意義”。

據當地縣志記載,臨沭縣處在沂沭斷裂帶上,1668年常林村一帶曾發生過8.5級的大地震,地下巖石錯動斷裂,使經億萬年間形成的天然金剛石被沖擊到地表。

為國獻寶的魏振芳,不僅受到了表彰和物質獎勵,還辦理了農轉非戶口,被安排到八O三礦當了工人。依照她的要求,常林大隊還獲得了24馬力拖拉機一臺。此后,魏振芳一直做著平凡的工作,但她常說的一句話是:“撿到鉆石是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把它捐獻給國家是這輩子最自豪的事情。”

相比于金雞鉆石,常林鉆石是幸運的,據說現收藏于中國人民銀行。

誠然,沂沭河流域鉆石往事的主角除了上述這兩顆特大鉆石之外,還有陳埠1號、蒙山1號、蒙山5號……以及未來可能的出現新秀。但不管怎樣,這里的每一段鉆石往事都會裹挾著時代的起落、國家的興衰以及個人的悲歡,奔涌向前,不曾停歇。□

返回新聞
华东15选5走势图预测 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领航计划软件 稳赚时时彩技巧论坛 老时时杀号定胆 时时彩压龙虎技巧 明牌抢庄咋知牌大小 快3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网络棋牌 环彩网是真的吗 重庆时时在线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