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走势图预测
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毛岸英犧牲時的真實情景

2019-4-12 10:19:43

《彭德懷入朝作戰紀實》

王 波 著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

第二次戰役發起前,毛岸英參加了對我軍抓獲的第一名美軍俘虜萊爾斯少校的審訊,擔任翻譯。

審訊后,他在作戰室先整理了審訊的筆錄,又按彭總的指示,寫一個通報,把萊爾斯提供的情況通報全軍。這時楊鳳安走進來,問:“毛秘書,通報起草得怎么樣了?”毛岸英打了一個哈欠,說:“差不多了,就剩下個尾巴了。”

楊鳳安關切地說:“我們出國30多天了,你爸爸可能惦記你呢。你寫封信吧,把記錄稿給你爸爸附上,也算是你的匯報吧。”

毛岸英說:“我是該給爸爸寫封信了。”

這一天,美機光臨了大榆洞,先是來了4架,在大榆洞的上空盤旋。其間,扔下兩次炸彈,把山坡上的變電所炸掉了。黃昏時,美國野馬式偵察機又飛來了,像是目的很明確似的,在高空游弋了一陣飛走了。志愿軍司令部進駐大榆洞后,美機不斷光顧,引起了黨中央的注意,不斷來電,讓他們注意防空和安全。洪學智因為分管司令部和后勤,所以防空問題也讓他管。

美機的行動引起了他的注意。“既然轟炸機炸了大榆洞,偵察機為什么接著又來呢?”他覺得此事有些蹊蹺。

根據入朝一個多月的經驗,凡是敵人偵察機轉過的地方,第二天準挨炸。

他想到毛主席和周總理多次指示志愿軍司令部要切實注意安全的電報:“你們的指揮所應建筑可靠的防空洞,保障你們司令部安全。你們現在的位置不好。你們指揮所應速建堅固的防空洞。請你們充分注意機關的安全,千萬不可大意。”

毛主席、周總理對志愿軍司令部的安全牽腸掛肚!鄧華和他因為這個問題,還專門向中央軍委發電請示。后來黨委分工,讓他負責此事,他得找鄧華商量一下怎么辦了。“伙計,我看不對勁兒呀,”他匆忙地找到鄧華,說:“明天敵機肯定會來炸大榆洞,研究一下防空吧?”

“那你去叫老總吧。”

“老總呀”,洪學智跑到彭總屋內,說:“敵機今天來偵察過了,明天可能要來轟炸,鄧華讓去研究一下防空問題。”

彭總沉著臉,說:“我不怕美國飛機,也不躲,我不去開會。”

洪學智摸摸頭,沒法子,只好回來告訴鄧華,說:“伙計,你知道老總的脾氣,你還叫我去叫,老總一聽說防空、躲飛機,就很不高興。”

鄧華笑了。“你呀,你!”洪學智指著鄧華說。鄧華說:“老哥,甭說了,把解方、杜平叫來吧。”

鄧、洪、解、杜經研究后決定:志愿軍司令部機關干部、戰士,明天天亮以前吃完飯,天亮以后不準冒煙,一律進防空洞,疏散隱蔽。

第二天只有一個人不服從決定,就是彭老總。

鄧、解、杜都不敢去叫,一致意見讓洪學智去叫。洪學智進了彭總的辦公室,說:“老總呀,進防空洞吧,敵機可能馬上要來。”

“哪個要你多管閑事!”彭總不予理睬。

“出了事就晚了,老總!”洪學智著急呀。

“來朝鮮是來躲飛機的嗎?”彭總厲聲問。

洪學智一看天已亮了,他怕彭老總被炸,上去就從背后把老總抱起來,招呼警衛員郭風光、黃有煥快來幫忙。這樣幾個人且拉且拽,且扶且攙,勉強拉著彭老總上了山。

“我的地圖呢?”半道上,彭總嚷道。

洪學智說:“都拿上去了,快走吧,老總。”

鄧、解、杜見洪學智把老總拉上來了,心中一塊石頭才落了地,對洪學智說:“跟老總下盤棋吧。”鄧華對楊鳳安說:“趕快把火燒旺一些。”棋擺起來,彭總臉上才舒展開了,“娘的,咱就下一盤吧!”鄧、解、杜圍著助興。

這時,楊鳳安見毛岸英披著楊鳳安的呢大衣同高瑞欣又下山了。“喂,你們干什么去?”

“下去取東西。”

“趕快上來,敵機馬上就來了。”

“馬上就回來。”兩個人跑下山去了。

轉眼間,敵機直飛大榆洞,連盤旋也不盤旋,對準彭總的房子和作戰室扔下幾顆凝固汽油彈。

成普曾經給洪副主席畫了一張示意圖。首長批轉給了作者。彭總的作戰室呈東西長方形。門口在西南角。毛岸英、高瑞欣坐在會議桌后排;成普和警衛員坐在南面。成普坐在靠近作戰室的門口,一個魚躍從房子里沖了出來,臉上燒焦了一塊,抓了一把雪捂上了。

毛岸英和高瑞欣在作戰室大會議桌的后排,沒能跑出來。

彭總以為大家都安全撤到山上來了,當敵機飛來時,他們無心下棋了,都站在洞口看飛機。彭總問楊鳳安,都出來了嗎?楊鳳安說,好像高瑞欣和毛岸英沒跑出來。彭總的臉頓時嚴肅了,說:“快去看看!”

但這時兩位同志都已犧牲了。

彭總快步走下山,站在蕩然無存的作戰室前,呆呆地看著兩具燒焦了的遺體,半天說不出話來。兩個燒焦的尸體一大一小,在大尸體的旁邊有一塊手表,大家知道那是毛岸英的。

人們把彭總拉到山上后,他還默默地念叨:“唉,為什么偏偏把岸英給炸死了呢?岸英呀,你非要隨我來,你說你有戰爭經驗,你說你參加過蘇聯紅軍,參加過蘇聯裝甲兵部隊,是上尉,哪想到你年紀輕輕的……”

高瑞欣是彭總在西北時的作戰參謀,彭總用得很順手。彭總入朝時,他正結婚,新婚之后,到19號才入朝的。同一天,張養吾回國去了。志愿軍司令部的同志習慣叫他“高參”。

“高參”和毛岸英之死,使彭總許多天內都陷在深沉的悲痛之中。沉默寡言,郁郁不樂。△

本文摘自《彭德懷入朝作戰紀實》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华东15选5走势图预测 幸运28第三方稳赚 重庄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老时时开奖号码 复式六肖中5肖怎么赔 7m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计算快三大小软件 pt电子游戏放水规律 威龙传奇娱乐怎么样 时时彩技巧视频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如下